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老婆靜兒的午夜應召】(附圖)作者:liaowu1

老婆靜兒的午夜應召作者:liaowu12015/09/01發表於:春滿四合院  小M終於離開了,我和靜兒又過起了「平靜」的生活。每天除了學校的事情外,就是一起吃東西、看電視、做愛。雖然已經經歷了婚外兩個男人的洗禮,靜兒在床上還是那麼的容易害羞,不准我說她和那兩個男人的故事,只是身體上好像敏感了很多,動不動就濕潤潤的。  對了,還發生了一件事情。小M走後的那個月,靜兒的例假推遲了好幾天,最後雖然證明是虛驚一場,也不禁很是後怕,靜兒也不住地怪我。  終於有一天,靜兒吞吞吐吐的對我說:「老公……要不然我去吃藥吧……這樣……」  「好啊!」我有點驚喜,想道:『這樣就可以……嘿嘿,你懂的。』  「聽說好像還可以調理內分泌……有很多好處的。」靜兒又補充道。  於是靜兒就從醫院開了短期避孕藥,好在我們已經結婚了,醫生也沒有說什麼。從此,小弟幸福的日子開始了。  不知不覺,三個月過去了。不知道是不是被我滋潤的原因,靜兒的皮膚愈發好了,兩個乳房好像也大了一圈,更加誘人了。穿低胸裝的時候,總有男人目瞪口呆的盯著老婆。靜兒好像比以前愛打扮了,有時候還有一種若有若無的香水味道,更加有女人味了。也比以前愛乾凈了,經常回來就去洗澡。  我一直沒有留意也沒有去考慮這些變化的原因,直到有一天……     ***    ***    ***    ***  那一天,我們兩個都很忙,匆匆的吃過晚飯後,我們又來到了研究室,不知不覺研究室就剩下我們兩個了。突然,靜兒的手機鈴聲響了起來,在寂靜的夜裡顯得非常突兀。靜兒慌忙拿起來,看了一眼,臉上微微一變,匆匆的拿起來,推門出了研究室,去接電話。  『奇怪,研究室就我們兩個了,她為什麼……』我心裡有點嘀咕。  不大一會,靜兒就接完電話,推門進來了,我發現她的臉色有些不太自然。靜兒好像想著什麼,也沒有理我,匆匆的走到自己的位子,又開始忙起來,但是我總覺得她有什麼心事,而且偷偷的看她好幾次都在發楞。  終於,我的事情做完,都快夜裡十二點了。我伸了一個懶腰,打了個哈欠,便走過去看看靜兒的事情做得怎麼樣了。  我走到跟前,看到靜兒在盯著電腦屏幕,不知在想些什麼,我便輕輕的把手放到了她的肩膀上。靜兒猛地震了一下,回過神來才發現是我。  「老公,你做完了?」靜兒故作鎮定的說道,但是我還是從她的說話中聽出來一絲顫抖。  「嗯,你怎麼樣了?」  「我……還早呢……老闆……又發信了……老公,你先回去吧……我……估計要很晚……」靜兒的目光有些閃爍,說完後下意識的咬了一下嘴唇。我知道這是靜兒說謊時常有的一個小動作。  「沒關係了,我等你。」  「老公,你先回去吧……回去的路上很安全的……放心吧!」  「可是……」  「快回去睡覺吧,你看你都有黑眼圈了。」  「但……」  「你快回去吧,你在這我都沒法做事了!」靜兒有些不耐煩了。  一定有問題,我知道靜兒最怕夜裡自己一個人了,以前夜裡在研究室做事總是拖我一起。於是,我裝作害怕她生氣的樣子:「那好吧,你自己小心一點。」  「知道了,快回去好好睡一覺。你放心……」靜兒的臉好像有些紅,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我吻了她一下,便離開了。  出了研究樓,我特意繞了一小圈,從另一個門有悄悄的進來了。午夜的研究樓靜悄悄的,幾乎看不到什麼人了。我悄悄的走到研究室的門口,從門口的玻璃上飛快的瞥了一眼,靜兒還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不知在忙些什麼。  我記得在我們研究室對面有一個堆雜物的房間,便悄悄的躲了進去,從門上玻璃窗簾的後面盯著研究室的門口。這種盯梢時候的等待是最無聊的,就在我已經覺得很不耐煩的時候,研究室的門開了,靜兒從裡面走了出來,手裡還拿著自己的杯子,可能想倒點水喝。  我們這一層有一個茶水間,旁邊是一個收發室,一些個人的郵件包裹之類的都放在那裡。靜兒向四週看了看,果然向茶水間走去。不一會,大概也就三分鐘的樣子,靜兒又回來了,端著杯子,不過手裡還提著一個紙袋子。  『奇怪,今天好像沒有她的包裹啊?』我有些納悶。  然後,又是漫長的等待……  終於,門又打開了,從裡面走出了一位性感的女郎,我楞了一會,才認出來是靜兒。靜兒的打扮完全不一樣了,身上穿了一件黑色的吊帶裙,很緊身,彷彿一層黑色的皮膚一樣緊緊地包裹著靜兒性感的身體。衣料有一點點反光,像是皮的,很薄,因為可以隱隱越越的看到靜兒的兩個凸點。皮裙的胸開得很低,可以看到靜兒小半個雪白的乳房,很短,僅僅蓋住了靜兒的大腿根部,包裹著靜兒微微上翹的屁股,卻看不到內褲的痕跡,難道……  裙子是用正中間的一條金屬拉鏈從下拉起來的,只要拉開就能分成兩開。黑色的皮裙襯托出靜兒更加雪白的大腿和胸部,給男人們一種致命的衝動,讓人想一下子把拉鏈拉開。裙子的下面是黑色的網紋吊帶絲襪,由於裙子很短,絲襪的黑色吊帶明顯的顯露著。腳上穿了一雙足足有20厘米高的厚底帶防水台的細高跟皮涼鞋,顯得靜兒的腿更長了。  靜兒……靜兒竟然……還化了濃妝!鮮紅的嘴唇,煙熏的眼妝……還有誇張的耳環。這種打扮好像……不,簡直就是活脫脫的應召女郎。只是靜兒好像還不習慣自己的這身打扮,表情仍帶著一絲羞澀。  大概是鞋跟太高、裙子太緊的原因,靜兒一步一步慢慢地走著,身體不由自主的扭動著,更增加了致命的性誘惑。如果這時候有個男人出現,肯定會毫不猶豫地把靜兒拖到房間裡……  我悄悄的跟在後面。大概是怕碰到人或者是怕電梯裡的監控器,靜兒沒有選擇坐電梯,反而用了沒有多少人用的樓梯。我記得小D的研究室就在我們樓下。果然,靜兒下了一層樓就走了出去。  我等了一會,才慢慢地推門出去,轉了兩個彎。小D研究室的門口沒有人,但門是虛掩著的,我輕輕的來到門口,研究室裡暗暗的,裡面只亮了一盞燈,隱隱的有說話的聲音。  『怎麼辦?』我有些猶豫。  小D的研究室我來過一次,裡面是一個一個的隔間,做成了一個個L形的台面,可以放電腦和工作。隔斷的墻大概到我的胸口。裡面的分成了兩邊,一邊有四個位子,總共有八個位子。中間也是有隔斷的,分成了八個書桌。中間最裡面是空的,放著幾個高大茂盛的盆栽植物,大概是他們研究室的老闆很喜歡植物。小D的位置在靠裡邊的倒數第二個。  總不能在外面乾等著,我有些精蟲上腦,一咬牙,慢慢地推開了門。還好,門軸很潤滑,沒有一絲聲音。我貓著腰悄悄的閃了進去,把門又虛掩上,從外面的這邊輕輕的爬了進去。  整個研究室只有小D那邊亮著燈,這也給我的行動帶來了方便。真是要感謝那些盆栽植物,我躲在了後面,向小D那邊看去。萬幸,小D那邊的燈光是從我這邊射過去的,我正好在陰影中,但看他們卻很清楚。  靜兒果然在那裡,正站在小D的面前轉了一圈,小D則坐在自己的椅子上,貪婪地盯著靜兒高聳的乳房和雪白的大腿。  「嗯,素質不錯。」小D的聲音傳了出來:「裡面有沒有按要求?」  靜兒微微的點了一下頭,臉一下子就羞紅了。  「那就檢查一下吧!」  「在這?」靜兒轉頭看了一眼虛掩的門。  「怎麼?」  「D哥,我們換個地方吧,這裡……」  「怕什麼?現在不會有人來的。」  「但是……」靜兒有些猶豫。  「怎麼,小騷貨,你又不是第一次。」  「那,能不能把門鎖上?人家……」靜兒懇求道。  「不行!你們出來賣的,還怕?」  「人家又不是真的……」靜兒小聲地分辯。  「快點,要不然照片……」  「不要!」一聽到照片,靜兒軟了下來。  「那就看你的表現了。」  靜兒不再說什麼了,把手放在了拉鏈上,緩緩地拉了下來。很快,皮裙被分成了兩開,落在了地上。果然,靜兒裡面是一絲不掛,只剩下腿上的吊帶絲襪。  「還算你聽話。轉一圈!」小D命令道。  靜兒順從地轉了一圈,把自己的身體完全的展露給小D看,像一件可以被人任意挑選的貨物。  「上前一點。」小D又命令道。  靜兒只好向前走了兩步,乳尖已經到了小D的面前。小D毫不憐惜的大力搓揉著靜兒的乳房,靜兒的臉上開始呈現出一絲痛楚,但慢慢地好像變成了享受,性感的嘴唇也開始微微的張開。  小D的一隻手開始向靜兒兩腿之間進攻,在下面掏了一下,放在嘴裡吮吸,淫笑的說道:「小騷貨,都濕成這樣了,還裝清純。」  「人家……沒有……嗯……嗯……」  小D開始進攻起靜兒的下身,靜兒的眼睛微閉,從鼻子哼出若有若無的呻吟聲,微不可聞,也幸虧是在寂靜的夜裡,才能讓我隱隱約約的聽到。  隨著小D手指的持續進攻,靜兒彷彿忘記了思考,呻吟聲漸漸地大起來。正在靜兒享受的時候,小D突然停了下來:「該你來服侍哥哥了。」  靜兒清醒過來,臉上還是一片潮紅,神色有些不解。我知道靜兒從來沒有主動過,都是男人看到她就忍不住……  「用口。」小D看了一下自己的褲襠。  「不要……髒……」靜兒從來沒有用過嘴巴。  「媽的!當了婊子還想裝清純,快!」  「D哥,要人家的身體嘛~~」靜兒看沒有辦法,撒起嬌來。  「哼,你個小蕩婦!是不是要全校都知道你的淫蕩模樣?看你老公還有沒有臉。」  「不要!D哥。」  「那就要看你服侍得我高不高興了。」  「人家……人家已經很努力了,可是你每次都射到裡面,害得人家不得不吃藥……」原來靜兒吃避孕藥是因為這個。  「你個小淫婦,你每次不都是很爽嗎?我看你就是天生淫蕩!」  「人家才不是……都是你……」  「快,別廢話。」  「人家不要嘛……」  「那好,老子現在就把照片放到網上去。」小D說著轉身去用電腦。  「別……」  「那就快點!」說著小D脫掉了褲子,露出了雄壯的大雞巴。  靜兒跪在小D的面前,皺著眉頭,慢慢地把小嘴湊了過去,輕輕的碰了一下小D的大雞巴。  「快!」小D又一次命令道。  靜兒只好張開嘴巴,把小D的大雞巴含了進去。雞巴很大,靜兒的小嘴只含進去了一半左右。  「嗯,就這樣,把牙齒包住……」  靠,靜兒嘴巴的第一次就這樣被小D奪去了!看到這,我的雞巴已經硬得不行了。  慢慢地,靜兒開始熟練地吞吐起小D的大雞巴,含得也越來越深。小D閉上眼睛,舒服的呻吟起來:「哦……真他媽的爽!你個小騷貨學得真快,天生就該是做這個的……真爽……你這個清純的大美女一絲不掛的跪在這給哥哥我吹簫,這輩子真沒白活……技術真好……不知道你老公要是看到了會怎麼樣……」  「你個……壞蛋……」靜兒把小D的大雞巴吐了出來,輕聲的說道。  「還有更壞的呢!」小D說著一把將靜兒抱到了自己的台面上,讓靜兒斜斜的靠在台面的擋板上。靜兒長長的頭髮自然地垂了下來,雙眼嫵媚的看著小D,彷彿在挑釁他。  小D又摸了一把靜兒的陰唇:「靠,吹個簫也能吹出來這麼多淫水,真他媽的淫蕩!」  「人家……不是……嗯……」  小D撲了上去,開始親吻靜兒的乳頭。靜兒的雙手撐在後面,想把乳房挺得更高來迎合小D的進攻。看樣子,被撩撥了這麼久,靜兒已經很想了。  終於,小D準備進去了。靜兒的雙腿又朝外分了分,準備迎合小D的衝擊。雪白的長腿上性感的絲襪和細高跟涼鞋,顯出它們的主人是多麼的淫蕩。  小D找到了洞口,一下子插了進去,「哦……好硬……」靜兒嘴中飄出一聲長長的呻吟。  被玩了那麼久,終於充實了。小D一下一下的衝殺著,靜兒呻吟更大了,雙腿也不由自主地圈在小D的腰上,渴望有更深的插入:「嗯……嗯……快……」  「小淫蕩,第一次幹你就知道你是個騷貨。」  「人家……人家……哦……好爽……」  「看你平時一副清純正經的樣子,真沒想到幹起來這麼爽!你不出去賣,真是可惜了。」  「呸……你個……壞蛋……嗯……快……快……爽死了……」靜兒明顯已經被幹得很爽了。  正在這緊要的關頭,研究室的門一下子被人撞開了,「D哥,D哥!」一個男生邊喊著邊向裡衝,一下子衝到了小D的座位前,楞住了。  我一看,壞了!我認識,他是研究室的剛剛上大學的學弟,叫小C,不知道怎麼的和小D也認識。  靜兒的臉上佈滿了緊張,明顯也認出了小C,想要遮住自己,但兩隻手卻還要撐住自己的身體,只好掩耳盜鈴似的閉上眼睛,希望小C認不出自己。  小C明顯認出了靜兒,脫口而出:「學……」然後很快反應過來,把「姐」字吞了下去。靜兒的臉更紅了,知道小C認出了自己,而自己現在正在用這樣一種淫蕩的姿勢被不是自己老公的男人幹著。靜兒的身體顫抖著,明顯已經到了高潮的邊緣。  小D也感覺到了,在小C的注視下,反而更加快速的抽插起來。小C則貪婪地一會盯著靜兒因為小D快速抽插而顫動的乳房,一會盯著兩個人的交合之處,看著大雞巴在自己曾經幻想過無數遍的研究室女神的小穴中進進出出。靜兒則緊緊地咬著自己的嘴唇,讓自己不要在學弟的面前發出那羞人的呻吟。  「啊……啊……」靜兒終於再也忍不住了,發出長長的銷魂的呻吟聲,在小C的注視下到了第一次高潮。  高潮後的靜兒身體軟了下來,但小D卻沒有絲毫放過靜兒的樣子,仍然用力地抽插著。大概是高潮過後的身體敏感了很多,很快,靜兒開始不顧一切的在學弟面前迎合起小D,嘴裡也又開始發出銷魂的呻吟聲。  正在靜兒享受的時候,小D卻突然停了下來,用雙手搓揉著靜兒的乳房。靜兒扭動著身子,空虛的小穴充滿了對大雞巴的渴望,下意識的用雙腿圈住小D的屁股,想要他繼續,嘴裡脫口而出:「快……」  「快幹什麼?」小D明顯想在小C的面前玩弄靜兒。  「快……人家……想嘛……」靜兒嬌羞的看著小D,也不想在小C的面前丟臉。  「說,想要幹什麼?」小D不想放過靜兒,屁股一動一動的,可能正用大雞巴在靜兒的洞口摩擦。  「嗯……人家……想你……插……進來……」在說「插」字的時候,靜兒的聲音小得幾乎聽不見。  「想要什麼插進來?」小D繼續挑逗靜兒。  「快嘛……人家……你壞……」靜兒媚眼如絲。  「說。」  「想要……想要……大雞巴……」靜兒在說「大雞巴」的時候,聲音明顯的發抖。  「想要大雞巴幹什麼?」小D還在玩弄靜兒。  「想……要……大雞巴……插……插……小穴……」靜兒實在是受不了了,終於哼了出來。  小D順勢把大雞巴整根沒入,「嗯……哦……好粗……好爽……好硬……用力……」靜兒長長的呻吟一聲,喃喃的說著。  一旁的小C靠在中間的書桌上,已經看呆了。沒想到自己心目中的清純女神竟然這樣淫蕩地請求一個不是自己老公的男人去幹她,而且一副很享受大雞巴的樣子。  就這樣抽插了幾十次後,小D坐在了自己的椅子上,示意靜兒到上面來。強烈的快感已經讓靜兒忘記了思考,隨即跨坐在小D的身上,抓著小D的大雞巴,對準自己的小穴坐了下去。  靜兒一邊在小D的身上瘋狂地上下扭動著,一邊抱著小D的頭,讓他親吻自己的乳房,口中不停地呻吟著。小D的椅子「吱呀吱呀」的響著,彷彿都已經不能承受兩個人的動作,在寂靜的夜裡顯得格外曖昧。  又過了一會,小D讓靜兒站起來,轉了個身,背對著自己坐下來。這樣,靜兒離小C更近了,全身完完全全的暴露在自己學弟的面前,兩個奶子極有韻律的顫動著。看到自己的學弟死死地盯著自己和小D的交合之處,靜兒的臉紅得快要滴出水來,不想在小C的面前這樣淫蕩,但又沒法控制住想要追求快感的身體。  小D的手扶在了靜兒的腰上,控制著靜兒的上下動作。靜兒則一隻手扶著台面,努力地讓自己被插進去得更深,另一隻手則不甘寂寞的搓揉著自己空虛的乳房,一副淫蕩的模樣。  小D幹著幹著,對著小C罵了一句:「笨蛋,還不過來幫忙!」說著,猛地站了起來,靜兒不由自主地往前一趴,撲向小C。  小C一把接住,靜兒的臉貼在了小C的胸口上,雙手抱著了小C的腰,兩腿叉得很開的站著,撅著性感的屁股,仍然被小D從後面插著。  靜兒拼命想要逃離小C的懷抱,但是被小D從後面猛烈地抽插著,反而一下一下的撞擊著小C的胸口。小C緊緊地抱著靜兒,聞著女神身上的幽香,聽著女神口中銷魂的呻吟,褲襠被頂得更高了,雙手也顫顫巍巍的攀上了靜兒胸前的高峰。  靜兒顫抖著,終於被自己年輕的學弟撫摸到了隱秘部位。這個男人還和自己在同一個研究室,每天都能看到。小C也從開始的輕觸,慢慢地變成了搓揉。  被兩個男人這樣玩弄著,靜兒已經不行了,呻吟聲更加明顯,徹底地放棄了抵抗,任由兩個男人一個猛烈地抽插著自己的小穴,另一個大力地搓揉著自己的乳房。  難道今天要看的靜兒的第一次3P?我也已經激動得不行了,套弄著自己早已堅硬如鐵的雞巴。可憐啊,自己的老婆在外面被別的男人們快活的玩弄著,而我卻只能躲在陰暗的角落裡自己打飛機。  靜兒就這樣被兩個男人褻弄著,小D抽插的速度也越來越快,靜兒的呻吟聲也越來越響。  「你個小蕩婦,跟兩個男人一起幹爽不爽啊?」  「壞蛋……不……快不行了……」  「你就適合和好多男人一起做,你個淫蕩的小母狗。」  「才不……是……啊……快……不要停……」  「媽的……幹死你個小母狗……」  「不要……啊……爽……快死了……」  小D也快不行了,在做最後的衝刺:「幹死你……幹死你……」  靜兒也迎合著小D的衝刺,嘴裡毫無意義的呻吟著,完全沒辦法再壓抑自己的聲音。  終於,小D到了,猛地插進靜兒的小穴,一下一下的抖動著。伴隨著小D的射精,靜兒又攀上了高峰,也隨著他一下一下的抖動著,嘴裡面發出高亢的呻吟聲:「啊……啊……啊……啊……」兩條腿再也支持不住自己,扶著小C緩緩地倒在了地上。我也再也忍不住了,全部射到了自己的褲襠裡。  過了一會,小D緩過神來,厭惡的盯著小C鼓起的褲襠,罵道:「媽的,今天便宜你了,還不快滾!」小C戀戀不捨的盯著靜兒性感的身體,吞了吞口水,但又看到小D兇惡的眼神,只好默默的走了。  小D休息了一會,摸了兩下靜兒性感的翹臀,說:「小淫蕩,今天服侍得不錯,下次再找你。」說完,也不管靜兒,直接走了。  靜兒又休息了一會也站了起來,小D估計射進去了很多,精液已經緩緩地流了出來,在燈光的照射下分外明顯。靜兒也不敢在小D的研究室裡呆很久,匆匆的穿上裙子,踩著高跟鞋,「登登登」的走了。  我看到都沒有人了,也悄悄的溜了出去。估計靜兒也快回家了,我便匆匆的趕回家,裝作一直在家的樣子,可是在家等了很久,靜兒都沒有回來。莫非又有什麼事?我的腦海中浮現出了小C的身影。  足足過了兩個多小時,靜兒才一臉疲倦的回來,身上又換回了原來的衣服。  我裝作剛剛睡醒的樣子,問:「回來了?事情做完了?」  「嗯……累死了……我去洗澡了。」說著,靜兒就衝進了浴室。  我看著靜兒離去的身影,陷入了沉思……     ***    ***    ***    ***  隨後的幾天,我一直在思考後面究竟靜兒又發生了什麼事情。最後,終於想到了一個辦法。我在和靜兒做愛的時候,編了一個故事,說有個淫蕩的女人跟一個同事偷情,在辦公室做愛,被另一個同事看到了,然後女人和第一個同事做完後,第一個同事先去取車,等了很久女人才出來。我便讓靜兒猜猜那個女人為什麼要這麼久。  靜兒脫口而出:「肯定又和另一個同事做了唄!」所以,我估計那天90%靜兒又被小C幹了,怪不得靜兒那天回來的時候那麼累。  這個謎團直到今年才被真正解開。隨著這兩年多的不斷開發,靜兒終於可以坦然地在我面前和別的男人做愛了,我也就和她說起了我的偷窺過程。靜兒罵我是變態,就喜歡看自己老婆被搞,還射出來。隨後在我的軟磨硬泡下,她也說起了那天晚上以後的事情。  眾位也可以猜到小C被小D趕走後肯定不甘心,就在研究室等著靜兒。靜兒一進去,就被小C抱住了。看到靜兒淫蕩的應召女郎打扮,小C徹底瘋狂了,直接把靜兒按在椅子上就從背後插了進去。靜兒說,在自己的熟悉的研究室裡被自己熟悉的學弟幹,她非常緊張,但又有一種莫名的快感,很快就進入了狀態。  小C的雞巴不是很粗,但是很長,每次都頂到靜兒的最裡面,頂得靜兒快感連連,很快就又到了一次。後來,小C還變態的坐在我的位子上,讓靜兒脫光光的在上面做,邊做還邊問她是不是比跟學長做的爽。  靜兒說小C年輕,體力好,那天不知道幹了她幾次,她只知道自己到了很多次,爽得都快走不動路了。                【完】===================================  附:老婆靜兒的牛仔超短裙照片。  最喜歡老婆雪白修長的雙腿,當年小弟就是被老婆性感的雙腿迷住的。一看到這張照片,想到老婆這兩年不知道有多少次羞紅著臉打開這兩條性感的長腿被別的男人幹過,小弟就硬得不得了。
上一篇:【难忘的丝袜熟阿姨系列之东窗事发】作者:44yinghua 下一篇:乱家庭新章——妹妹纾羽的生日(1-3)作者:venus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