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乱家庭新章——妹妹纾羽的生日(1-3)作者:venus

       【乱家庭新章——妹妹纾羽的生日】(1-3)

  作者:venus1985

  字数:8623

                (Ⅰ)

  礼拜日的今天,是小妹纾羽的十岁生日,也是她将要正式融入我们,正式成
为淫乱家庭成员的日子。

  好像是妈妈订下的规定,她规定我们家的女儿要在十岁的时候才能开苞,享
受人生至乐,因为妈妈以前是在十岁的时候被强奸开苞的,不过在爸爸的角度来
看,十岁才是他觉得最美味、最适合开苞的时候吧!我是没什么感觉,我喜欢大
奶和屁股,对小女孩没什么感觉,不过爸爸说我不懂,以后就会知道了。

  从很久以前,纾羽就知道我们的玩乐游戏,但不管她如何撒娇抱怨,学妈妈
姐姐张开大腿求肉棒插入,爸妈都只准她在旁边看,顶多只能摸摸亲亲,为此妹
妹还偷偷来找我跟她玩,我没什么兴趣又怕被骂,只能敷衍敷衍她。

  不过我也希望妹妹赶快加入我们,不然每次我们在玩的时候,妹妹只能在旁
边看但又不能干,就会任性抱怨,实在是很扫兴。大概在几个月前,妹妹终于知
道她十岁后就可以正式参加我们的游戏,她非常开心,一直要求妈妈带她去买衣
服打扮自己。

  最高兴的还有爸爸,在暌违五年后,他又能尝到自己女儿的处女滋味,虽然
姐姐有点嫉妒,但她也没办法,不过爸爸答应姐姐以后可以自由的和其他男人性
交,还准备和妈妈带她去参加群交宴会,姐姐也就释怀了。

  讲到这,我想起一件很有趣的事,越接近妹妹的生日,爸爸变得越焦虑,越
在意妹妹的处女膜。爸爸规定妹妹每天放学后都要快点回家,而爸爸回家后的第
一件事,就是检查妹妹的处女膜还在不在。爸爸准时回家的时间是晚上六点,妹
妹都会在这个时候,只穿着一件小裙子,站在门口等爸爸回家。

  当爸爸开门后,妹妹就会害羞的掀起自己的裙子说:「爸爸,欢迎回家,请
你看看我的『小花朵』。」爸爸便会蹲下来,用手指头轻轻的扒开妹妹粉色的小
肉缝,检查里头半透明泛白的处女膜还在不在。在确定妹妹还是个没经过开苞的
纯洁小女孩后,爸爸便会安心的亲吻着眼前的肉缝,接着将妹妹抱起来,一起到
浴室洗澡。

  我觉得有趣的地方是,妹妹都会用她的小嘴巴吸吮爸爸和我的肉棒了,就算
处女膜还在,那她还算是什么纯洁的小女孩吗?不过爸爸还是说我不懂。为了今
天妹妹的生日,我们全家特地一个礼拜不玩游戏,保存体力和培养欲望。每天看
到妈妈却不能干她,实在让人觉得很辛苦,我也不想打手枪,一直忍耐到今天。

  妈妈还好,反正她的工作就是给人干,可以假公济私;而爸爸反正有她的纯
洁小处女可以检查,也乐得专注在妹妹身上。跟我一样惨的就是姐姐了,爸爸自
己不理姐姐,又三令五申的要我不能偷偷跟姐姐干,让姐姐这几天越来越饥渴,
不过有一天我中午翻墙出去,到隔壁姐姐就读的高中找她,偷偷的在厕所干,还
蛮刺激的。

  到了现在,令人期待的礼拜天早晨,我早早就醒来了,一起来就如同往常的
打开电脑上网,看看网路上关于妈妈的消息。对于妈妈是AV女优这件事,我一
直觉得很棒,尤其妈妈又和我乱伦做爱。

  妈妈目前是正红的一线女优,通常主演近亲相奸或特殊剧情片,大概一个月
会出一两部新片。在妈妈出新片的时候,我都会上网去看对妈妈新片的评论和讨
论,看着陌生人用露骨色情的话谈论自己的妈妈非常有意思,有时候我还会参与
他们的讨论。

  我开着电脑,看着看着,房门一开让我吓了一跳,原来是姐姐进来了。我们
家在开始游戏后,基本上都是习惯裸睡的,当然有时候身上也会挂着一些衣服,
所以我这时是光着身体坐在书桌前的,而姐姐也没穿着什么衣服,只套着两双袜
子,丰满的双奶不断地颤抖着。

  姐姐:「唉,现在都几点啦,起来也不出来,妈妈在下面很忙呢!」我看到
姐姐的眼神不由自主地瞄向我直挺挺的肉棒。

  我:「干嘛,睡到几点要你管喔?」

  我起身走到姐姐面前,用手捏着柔软的大奶,姐姐双颊一红,但反而挺起上
身回应我的搓揉:「妈妈叫我去拿妹妹的生日蛋糕,你骑车载我去吧!唉呦……

  嗯……嗯嗯……「这时我用手指转着姐姐的乳头,让她发出轻微的娇吟声。

  我笑着说:「你自己骑车去拿就好啦!干嘛要我载你去呀?」

  姐姐回说:「叫你载就载嘛!啰唆什么呢?」说完,大力拍开我的手,转身
就出去了。

  我没办法,只好穿起衣服裤子,整理一下,走出房间。

  来到客厅后,妈妈正忙碌的打扫着。还不到四十岁的妈妈,身材玲珑曼妙,
虽然胸部比姐姐要小一个罩杯,但也是一对豪乳。这时的妈妈用发夹简单的将长
发盘起来,身上只穿着一件围裙,从背面看来几乎就是全裸的,而最显眼的地方
就是她的白嫩大屁股,也是妈妈身上我最喜欢的部份。

  她看到我出来,就要我去帮她把沙发搬开好让她打扫,要我过去抬沙发的另
外一边。这时妈妈弯着腰,上身趴在客厅中间三人沙发的侧边上,没穿内裤的下
体展露无遗。刚刚我在电脑萤幕上看见的雪白屁股和诱惑人的炙热肉缝,现在正
在我眼前颤动着,我有几天没干屄了,不由得一阵冲动,嘴巴上应好,但走过去
时暗暗拉下拉炼掏出肉棒,趁妈妈将头转过去时,去到妈妈身后拍了一下眼前浑
圆的大屁股,就将肉棒插进去了。

  妈妈惊了一下,回头看着我:「唉呀,小志你在干嘛?嗯嗯……嗯嗯……我
叫你搬沙发,不是要你插妈妈呀!啊……啊……」

  妈妈不愧是妈妈,不管什么时候屄中都充满着蜜汁,我的肉棒一下就滑了进
去,毫无摩擦的让我抽插起来。因为太久没干了,这次我插得又猛又急,一直顶
着妈妈的屁股,让她上身趴在沙发上不停抖动,客厅中回荡着妈妈的喘息声和抽
插的撞击声。

  我插了一阵后,虽然爽但感到还没有要射,便将肉棒抽出来,只用龟头摩擦
妈妈的嫩肉缝。妈妈趴在沙发上喘着气,双腿无力的跪了下来,好一会才起来。

  我:「爸爸和妹妹还没起来吗?」

  妈妈回过头,横了我娇媚的一眼:「你爸爸一早就带妹妹出去吃早餐了,现
在还没回来呢!」

  我笑着:「吃早餐?吃什么早餐呀?」

  妈妈嘀咕着说:「谁知道呢!应该又到哪里去玩了吧!不过我跟他们说要在
中午前回来,要切完蛋糕后才能正式Play。纾茗呢?我不是要你姐姐去拿蛋
糕?喔!」

  这时我又将龟头轻轻滑入妈妈的肉缝,温柔地搅动着,还捏着妈妈肥大的外
阴唇。妈妈眯起眼享受着,还伸出舌头挑逗着我。

  正当又要一发不可收拾时,姐姐穿好衣服下来了,看到我和妈妈这样,娇嗔
着说:「吼,妈妈不是在整理客厅,怎么又玩在一起了?」

  我:「还不是等你换衣服等这么久,当然要先找些事来做呀!」

  妈妈连忙推开我,站起来将裙子拉下:「都是坏小志啦,爱强奸妈妈……你
们要一起去拿蛋糕吗?」

  我无奈地站起来,直挺的肉棒让我无法将裤子拉炼拉上。

  听到妈妈的话,彷佛被看穿了心事的姐姐脸一红,说:「对呀,蛋糕店太远
了,我要小志载我去拿。」

  妈妈笑着说:「是蛮远的呀,要去很久吧?」其实那家蛋糕店一点都不远,
只在两个街口外而已。讲到这,我也猜到姐姐的意图,不由得也笑了起来。

  姐姐怒说:「唉呦!你们在笑什么啦,刚刚还不是玩得很高兴么?」

  妈妈:「好啦好啦,你们去拿,现在10点,不要超过时间回来喔!一个小
时应该够了吧?」

  姐姐就是比较脸嫩,每次被调侃都会下不了台,这时她又娇嗔着:「够啦够
啦!我们等等就回来了。」说着拉起我的手,也不管我拉炼还没拉上,就拉着我
往外走。

  妈妈边笑着边整理头发,坐回沙发上目送着我们出门。在我回头看妈妈时,
妈妈伸出她的粉舌向我勾一下,但我的目光不由自主地飘向她那慢慢滑下两腿之
间的手指头……


                (Ⅱ)

  出门后我甩开姐姐的手,说:「等我先拉上拉炼嘛,这样我很难走路唉!」

  此时的姐姐穿着一件白色的紧身无袖衬衫,配着一件同样米黄色的七分裤,
下半身澎澎松松的,反而突显出上半身雄伟的身材。她依旧红着脸,但停下来等
我拉上拉炼。

  接着我搂上姐姐的腰,一边等着电梯,我们家住在公寓大厦的20楼,所以
等电梯都很久。好不容易电梯抵达,我和姐姐走进电梯,等到电梯门关上的一瞬
间,我转身压住姐姐,嘴巴盖住姐姐的双唇,激烈地深吻着。姐姐扭动着身躯,
热烈地回应着我,我们的舌头紧紧地缠在一起。

  吻了一阵,好不容易分开后,我问娇喘着的姐姐说:「姐你想去哪里玩呀?

  其实我们在家里干一干就好啦,反正爸爸跟妹妹都不在家,还是你想打野炮?

                 「

  姐姐轻轻捶了我一拳,低下头说:「今天天气这么好,这么舒服,我想去顶
楼……」

  「早说嘛~~」于是我伸手按了顶楼25楼的按钮,转头又吻了下去,直到
电梯到达顶楼,再从旁边的安全梯上去天台。说到大楼的天台,已经多次成为我
们家玩乐的游戏场。

  一般公寓大楼的天台如果空旷,会被住家用作晒衣场或者加盖,但我家所住
的大楼是超高层住宅公寓,天台装满了空调机器和水塔,乍看之下拥挤又吵杂,
加上高楼风大,平常根本不会有住户上来。

  但有次我家停水,我上楼来检查水塔,意外发现在高大的水塔后方有一块空
地,大概有我的六坪房间这么大,旁边又被散热器挡住,虽然有点闷,但高楼风
大,马上就将热气吹散;而天台的另一边则是顶楼的围墙,从这望出去可以看到
一片街景和远方的青山。

  当时我发现天台有个好地方后,马上就带妈妈上来试试看,她很喜欢在高楼
顶上一边欣赏美景、享受阳光,一边沉浸在性爱的欢愉中。后来我们将这个地方
取个代号叫做「花园」,我们全家玩在一起后,有时便会上来来个露天混战。

  我和姐姐来到「花园」,本来我还想说爸爸和妹妹会不会在这,还好不在。

  天台上的地板很脏,还好旁边放着先前爸爸拿上来的床垫和椅子,我便忙着
将床垫张开、铺在地上。

  当我铺好床铺,开始脱下身上的衣物,但回头一瞥发现姐姐坐在旁边的椅子
上发呆,想说奇怪便问道:「唉,李纾茗你怎么还不脱衣服呀?没有太多时间可
以玩唉!」

  姐姐被我的声音惊到,我被她一阵白眼后,她缓缓说道:「弟……我想到以
前爸爸和我在这里玩时的样子……其实我觉得你们男人很坏,为什么这么喜新厌
旧,我不过比纾羽大了六岁,但爸爸有了她后就不太理我了。」

  其实我并不是很懂女生的古怪想法,尤其姐姐一向多愁善感,喜欢对一些芝
麻蒜皮的小事大惊小怪,比如以前姐姐还会吃妈妈的醋,认为游戏时爸爸一定要
先跟她玩,不能先跟妈妈玩,这样才显示比较爱她,不过在我看来这哪有什么差
别。这次也是一样,而且有些变本加厉,她一直就觉得爸爸太爱纾羽了。

  我没想这么多,就走过去,一把捏住姐姐的大奶说:「还不都一样,爸爸又
不是不干你,而且我也会干你呀!就像现在,我马上就可以让姐姐你爽得哀哀叫
喔!」

  姐姐往我的手用力一拍,怒说:「很痛唉……小志你怎么这么幼稚呀,我讲
的是爱又不是做爱而已。」

  我摸摸我的手,没好气地说:「那又怎么样!何况爸爸就是喜欢小女孩呀!

  以前你小的时候,爸爸还不是照样三餐干你,你是生气他现在顶多只在宵夜
的时候干你了吗?「

  姐姐一副被我气到快哭的样子,不过我这时只想插屄而已,看到姐姐梨花带
泪的样子,让我更想干她了,于是我张开手抱起她,伸出舌头便往她脸上舔去,
热热的脸颊带着甜甜的味道。

  姐姐一阵挣扎,小声喊:「我不要,小志你讨厌死了!」

  我的右手沿着她身体的曲线滑落,探入她的裤子中,抚摸着里头没穿内裤的
柔嫩下体,姐姐也就慢慢地停止挣扎了,呼吸也开始急促起来。

  我在她耳边呼口气说:「对嘛,就是这样呀!姐姐你还不是也想要被干,就
算爸爸不干你,我也会一直干你的,我最喜欢你的大奶了!」

  姐姐闭着眼睛说:「嗯……嗯……懒得跟你说了……反正你也不会懂。而且
你都有妈妈了,一定也在骗我。」不过她还是主动地将自己的腰带松开,让裤子
自然地滑落,让我方便抚摸。

  我轻声的说:「但是我的肉棒不会骗你喔!它从今天早上起就一直期待钻到
姐姐你的小山洞里。」说着我掏出来肉棒,在姐姐下体磨蹭着。姐姐没讲话,只
用滴满爱液的下体回应着我,我一时心动,蹲下来便开始舔了起来。

  说真的,比起妈妈来,我比较爱舔姐姐的肉屄,妈妈的淫水味道比较重,而
且阴唇又黑黑的,看起来就不怎么美味。但是姐姐粉红色的肉屄流出来的淫水清
清如水,舔起来腥味不重,还带着一丝鲜味。

  我抱住姐姐双腿,用舌头探入肉缝,轻轻地舔着里头细嫩的肉壁,不时地挑
弄着肉缝上端的小点,让姐姐一直抖动着身躯,她好像在淫叫着,不过在顶楼呼
呼的风声中不怎么明显。最后我用整张嘴盖住眼前的肉缝,大声的吸弄起来,姐
姐则趁我吸弄的时候将上衣脱下,双手揉着自己的大奶。

  在顶楼玩有个刺激的地方,就是虽然机率很低,但还是有被人碰见的危险,
虽然之前爸爸都会把顶楼的门锁起来,但这次我们没有锁门,所以随时都会被人
碰见。

  姐姐拍拍我的头,呻吟说:「唉……小志……人家想要你进来了,你站起来
好吗?嗯嗯……嗯……」

  于是我站起来,姐姐马上转过身去,双手扶住顶楼侧边的围墙,将屁股撅得
高高的说:「弟弟快点进来吧!人家想要被干……」我乐得调整好肉棒,抓住眼
前雪白的肉桃子,就往中间戳进去。

  比起妈妈来,姐姐的屄比较浅,而且很奇妙的是她刚开始很好插入,但越插
会觉得里面越紧,最后会感觉龟头紧紧地被里头的肉包起来,让我很难拔出来,
所以我和爸爸在干姐姐时,都喜欢用捣弄的方式而不是抽插。

  这次也是一样,我插了进去后,动了几下便不再拔出来,双手捧住姐姐的腹
部,腰便开始旋转起来。龟头在里头磨擦的感觉,让我爽得说不出话来,反而姐
姐就一直摇着屁股,嘴巴中一直淫叫着,她的一头卷发被强风吹得四处飘逸,我
想说要是有人从楼下往上看,会不会以为有人要跳楼呀?

  我玩了一阵后,拍拍姐姐的屁股说:「姐,我今天射在里面吗?」

  姐姐轻轻摇着头,说:「嗯嗯……啊啊啊……不要……人家没穿内裤……嗯
嗯……呀……射在里面……会滴下来……嗯嗯……啊……射在人家嘴里吧……」

  我想也是,于是感觉到快射了后,一阵猛烈的抽插,便将肉棒拔出来,姐姐
很熟练的转身蹲下,右手握住我的肉棒,张开嘴巴,用如丝般的媚眼看着我。

  正当我以为万事具备,想大射特射时,姐姐抓准我射精的一刹那,将我的肉
棒歪向旁边,让我射出来的乳白液体尽数洒向地上。

  看我射完后,姐姐张开嘴巴吐出舌头,向我促狭的一笑:「谁叫你刚刚弄痛
了我,这是报仇!想让我吃,可要看本小姐的心情。」

  可恶,姐姐让我最后射精都没什么快感了,我回说:「哼!希罕吗?反正等
等纾羽就会吃下去的。」

  姐姐脸色一沉,没好气的说:「轮得到你吗?今天爸爸应该会喂得她小肚子
都胀起来吧!」

  我则回嘴:「对呀,那也轮不到你啰!」

  姐姐站起来,拉上裤子、穿上衣服,没好气地说道:「等等你自己去拿蛋糕
吧,我要先回家了。」说完,她头也不回的就走了。我不想跟她吵架,便没叫住
她,而且我看着她的背影,想说她应该在哭吧!

 
               (Ⅲ)

  结果我只好自己去拿蛋糕啦!其实也不用骑车,那家蛋糕店很近,我快跑个
五分钟也就到了。

  当我拿着蛋糕回到家时,一进家门就看到爸爸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和纾茗聊着
天,而他们好像没发现我进家门一样。姐姐坐在爸爸身旁,将上衣脱下,双手捧
着大奶,而爸爸的手抚摸着姐姐的大腿。

  姐姐先看到我回来,但装作没看到一样,继续跟爸爸撒着娇:「爸~~我的
胸部好像又变大了,我想要买新的胸罩,你可以陪人家去买吗?」说着,姐姐将
自己的双乳在爸爸面前挤弄着。

  爸爸煞有其事的观察女儿的大乳房,然后用手掌包住,秤了秤后说:「嗯,
看来好像真的变大了,好,明天带你去买。」接着又说:「那也顺便带纾羽去好
了。」

  姐姐听到便不依着说:「妹妹胸部还这么平,哪用得到胸罩呀!」我进来时
刚好听到,便接说:「没关系呀,姐你还不是十岁就开始穿胸罩了?」

  姐姐怒得瞪了我一眼,倒是爸爸看到我回来,见我手上又拿着蛋糕,便说:
「小志,你将蛋糕拿到游戏间去,你妈现在在帮小妹换衣服,再半小时后就开始
啰,你先准备准备。」

  接着姐姐一阵惊呼,爸爸吸了一下姐姐的豪乳上的乳头,拍拍她说:「小茗
你也是,别闹脾气了,我还不知道你在想啥吗?先去换衣服吧,我明天就带你去
买。」爸爸的优点是威严中总是不失温柔,不会一味的强迫他人。

  姐姐听到便满意的起身,对我做了个鬼脸后便回到自己房间,我则将蛋糕拿
到游戏间去。

  游戏间是我们家的秘密房间,虽然现在已经不再是秘密。这个房间本来是客
房,但是在我们家开始游戏后,爸爸便将这个房间改造成游戏专用的房间。

  房间的正中间是一张正方形的双人床,铺着桃红色的床垫,这里是我们惯用
的性爱擂台。房间的一侧是面书柜,里头放满了妈妈主演的A片,还有十几册相
簿,里面都是我们的淫乱生活照,书柜下方的抽屉则装满了平常用的玩具。

  在书柜左右侧的墙壁,一面挂着Bronzion的复制画「维纳斯、邱比
特、愚人与时间」,爸爸很喜欢这幅画,常说我和妈妈就是画中的维纳斯和邱比
特,我是不太懂啦!

  另外一面墙则装饰着我们家五人合影的家族照相,有趣的是,在客厅中也挂
着同样一幅照片,但差别就在于客厅那幅是有穿衣服的,而游戏间内的家族合照
则是裸体的。在裸体的家族合照下放着一台47寸的大型平面电视,旁边录放影
机、音响、家庭用摄影机一应俱全。

  游戏间的旁边可以通往浴室,在爸爸的改造下,游戏间和浴室连结的墙壁被
换成透明玻璃,可以直接从房间内看到浴室的动静,而浴室中最特别的地方,就
是特别订做的、可以容纳我们全家五人的大浴池。

  此时因为妹妹的生日,游戏间内被稍微布置了一下,除了彩带和亮球外,还
特别挂了一幅纾羽的裸体沙龙照,这是前阵子爸爸带纾羽去拍的。我将蛋糕放在
沙龙照下的小茶几上,打开来插上蜡烛,接着便开始检查等等会用到的相机和摄
影机。

  从小爸爸妈妈便很坚持要留下我们游戏的记录,现在我比较能体会了,毕竟
看着以前的相片、录影是很有意思的。当我检查得差不多后,便到厨房去想找些
吃的,从早上起来后到现在都没吃东西,又射了一次,让我饿毙了。

  中午妈妈没有煮饭,桌上堆着一些速食,大概是刚刚爸爸买回来的,于是我
就拿着汉堡坐在餐桌上吃着,想着等等会有什么情景。当我吃着,姐姐从房间走
了出来。

  姐姐打扮起来其实是很好看的,她穿上了一件天蓝色为主色的情趣内衣,紧
绷的马甲将腰锁得紧紧的,马甲半罩式的胸托将她的两粒大奶高高拱起,乳头还
涂了粉色的亮粉膏,在灯下闪闪发亮。下半身则是一件半透明的纱裙,下头是蓝
色的吊带袜,内裤则是开口式的内裤,修理整齐的阴毛下微微绽出甜美的阴唇,
将下体包夹住的双腿则套着蓝色蕾丝边的白色透明袜。姐姐将自己的卷发绑了个
马尾,戴上耳环和上了一点妆,看起来真是俏丽动人。

  姐姐看到我,便转了个身,双脚内八的站着说:「小鬼,我漂亮吗?」

  我吃完手上的汉堡,掏出肉棒,毫不客气的搓弄起来:「你看我的肉棒已经
说实话了。」姐姐白了我一眼,看到我桌上的速食,皱了皱眉头:「中午就吃这
些喔?会胖。」说着就到冰箱拿了罐优酪乳出来喝。

  我看到便笑说:「姐你还喝这个,怕等等牛奶喝不到喔?」接着我伸手捏着
她的雪白屁股,并想用手指捏姐姐的阴唇。姐姐「哼」的一声说:「我就不喝你
的。」喝完优酪乳后,姐姐不理我,屁股一甩便自己走到游戏间里。

  我没好气的停止搓揉肉棒,想说时间也差不多了吧,便往游戏间走去。走进
去后,发现爸爸已经在里头了,此时姐姐和爸爸坐在床沿,爸爸赤裸着上身,只
戴着一条领带,下半身的内裤已经被褪到一旁,肉棒挺得直直的,正由姐姐抚弄
着。

  爸爸向我招招手,我连忙脱光衣服,坐到姐姐的另外一旁,和爸爸一起用舌
头袭击中央的粉红色乳头,姐姐也伸出右手,请不自禁地握住我的肉棒抚弄着。

  刚刚骂归骂,姐姐还是很识相的,当然要给她些奖励。随着我们的舌头攻势,
姐姐也将我的肉棒握得越来越紧,抽动得越来越快。

  正当我专注在肉棒和舌尖上的快感时,妈妈的声音传进耳内:「唉唉,你们
怎么玩起来啦?」妈妈正站在门口,一双俏眼看着我们。

  妈妈不像姐姐一样穿着正式全套的情趣内衣,而是简单的套上红色蕾丝膝上
袜,再搭配一件红色的比基尼式胸罩;下半身没有穿着内裤,只在腰间围了条银
红色腰链,并戴上了与袜子同套的红色蕾丝手套。

  妈妈将头发挽成严谨的包包头,插上一根发簪,双唇抹上艳红色的唇膏,双
眼热情如火。

  我和爸爸都停止了舔弄,让姐姐迷离的眼神回复正常,爸爸亲了姐姐一下,
便问妈妈:「小羽准备好了吗?」妈妈笑着点点头,将身后的妹妹纾羽带进来,
关上游戏间的房门,按上门的上锁钮,象徵着游戏正式开始。

  妹妹纾羽还是个十岁的小女孩,身形瘦弱,穿着一件纯白色的新娘服,胸部
已经微微隆起,此时她的两粒乳椒应该因为兴奋而勃起了,爸爸真是调教有方。

  我想应该没有专门给十岁小女孩穿的新娘服,细看才知道这也是情趣内衣,
纾羽上半身穿的是一件半透明丝状的半胸衬衣,衬衣下摆连接着下身白色丝质的
裙子,裙子下摆只到膝上,而她双腿则穿着白色不透明的丝袜。

  妈妈将纾羽的头发梳成公主头,左右边加上黄金色的穗子,连结到头发后垂
下来,清纯无邪的脸庞抹上薄薄的腮红,而双唇则捻了淡淡的桃红色,和全白色
的色调加起来有十足的诱惑效果。

  爸爸显然很满意妹妹的打扮,看得双眼发光。虽然我知道姐姐不服气,但她
也用眼神赞美着妹妹。

  妈妈推推纾羽,便拉着我们坐在床上的三人起来,要我们在方床旁散布的软
垫坐下,让纾羽站上床的中间去。纾羽怀着羞涩的表情站定后,看到我后方她的
裸体沙龙照,显得很高兴,东看看西看看后,便将眼神转回前方的我们。此时我
已经拿着旁边的家庭用摄影机,对准了我亲爱的小妹妹。

  纾羽有点紧张的轻声说:「今天是纾羽的生日,爸爸、妈妈、哥哥、姐姐都
在这里要帮纾羽庆祝,纾羽觉得很高兴……」顿了一下后,纾羽双手抓住裙子下
摆,慢慢地掀起来:「纾羽很高兴能够加入这个游戏里,就是爸爸、妈妈、哥哥
和姐姐在玩的做爱游戏。」

  我手中的摄影机拍着纾羽将自己的裙子完全掀起,妹妹的下体并没有穿着内
裤,而是用一条白色的缎带,前后端绕着腰部和小屁股两圈后,在妹妹的双腿之
间打成一个漂亮的蝴蝶结。

  掀起裙子后,纾羽的羞涩到达极点,身体不断地颤抖着。她害羞的瞄着我们
说:「请大家要温柔地……对待纾羽的小花朵喔!」

  当漂亮的蝴蝶结在摄影机的萤幕上显示出来,随着妹妹稚嫩的声音翩翩飞舞
时,我感到一股热流不禁地要从我的肉棒射了出来。

               (待续)


上一篇:【老婆靜兒的午夜應召】(附圖)作者:liaowu1 下一篇:【真实体验系列——与警校女生玩3P,超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