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为夫献身的少妇




为夫献身的少妇
市局针对最近治安的恶化,决定扩大重案组的编制,美娟被调进市局重案组,被安排在第五组,第五组有组长,副组长各一名,警员有六个,和美娟搭档的是一个从农村派出所调回来的警员,三十一岁的铁辉,外号:“锅底灰”,是说他长的特别的黑,性格敦厚,老婆是小学老师。
他这次能够调回市局,完全是他老婆谭靖的作用。
听说市局重案组要扩编,铁辉的老婆谭靖就揣了两千元钱到市局,谭靖敲开了局长室的门。
市局刘局长开门一看,一位身着一袭黑色长裙的美艳少妇赫然眼前,看得他眼睛都快直了。
“进来,快请进!”刘局长忙着把谭靖请进经理室。谭靖自我介绍一番,并把丈夫铁辉的情况说了一遍,刘局长给谭靖端了一杯茶。
“别急,来!先喝一杯茶解解渴。”刘局长笑眯眯地说。
走了这一段路,说实在还真有点渴了,谭靖接过来喝了一口,挺好喝的,就全喝了下去。刘局长脸上掠过一丝不易察觉怪异的微笑。和刘局长聊了几句,谭靖忽然觉着有些头晕心慌,刚想站起来,旋即觉得天旋地转般,不由地倒在了沙发上。
刘局长心头窃喜,靠过去叫了几声:“谭小姐,小谭。”一看谭靖没什么反应,不由心头狂喜。他大胆地用手在谭靖丰满的乳房上捏了一下。谭靖还是没什么动静,只是轻轻地喘息着,像是睡着了一样。
原来刘局长在刚才给谭靖喝的茶里下了一种外国的迷药,药性很强,可以维持半个小时,而且还有催情作用。此时的谭靖脸色绯红,鲜红性感的嘴唇微微张着。
刘局长把门锁上,窗帘拉严。在这个他自己的办公室,他已经数不清和多少女人在此共赴巫山了,所以这一切在他做起来是那样的轻车熟路,有条不紊。
刘局长边送开领带结边轻快地走到谭靖身边,迫不及待地扑到躺在沙发上的谭靖身上,轻轻掀起谭靖黑色的长裙。
哇!洁白丰满的大腿被黑色透明的丝袜紧裹着。刘局长把谭靖裙子的肩带往两边一拉,谭靖丰满硕大的乳房被黑色蕾丝花边的乳罩紧勒着,刘局长迫不及待地把谭靖的乳罩向上一推,一对雪白硕大的乳房立刻一耸而出,一颤一颤地露在刘局长面前,好白好大的乳房啊!深红的乳头在胸前微微颤抖着,由于药力的作用,乳头与已经开始慢慢地坚硬起来。
刘局长双手抚摸着谭靖这一对白嫩的大乳房,柔软滑腻而有弹性,他用力地搓啊!捏啊!直把谭靖白花花的一双大奶子揉得隐隐泛红。刘局长张口含住谭靖的一只乳房,像婴儿哺乳般用力吮吸着。一只手已伸到谭靖裙子下面,在谭靖穿着丝袜的大腿上抚摸,缓缓向上滑到谭靖最敏感的三角区,隔着那条黑色半透明的内裤轻轻抚摩着。
刘局长一只手开始解开自己的裤扣,匆匆脱下裤子。把那条饱受压迫的大阴茎从内裤里掏出来。
刘局长把谭靖的裙子撩起来,褪卷在谭靖的腰部。谭靖黑色丝袜的根部是带蕾丝花边的,和白嫩的肌肤衬在一起更是性感撩人,阴部紧包着一条黑色半透明的丝织内裤,涨鼓鼓的肥厚的阴户依稀可见,几根长长的阴毛从内裤两侧漏了出来,显得无比的诱惑和淫秽。
刘局长把谭靖的内裤轻轻拉下来,乌黑浓密的阴毛顺伏地覆在微微凸起阴丘上,雪白的大腿根部一对粉红肥厚的阴唇紧紧地合在一起。
刘局长的手轻轻梳着柔软的阴毛,摸到了谭靖肥厚的阴唇上,潮潮的软软的。刘局长把谭靖一条大腿扛到肩上,一边抚摸着光滑洁白的大腿,一边用手把着粗大的鸡巴顶到了谭靖柔软的阴唇上。
“小宝贝,我来了!”刘局长用力一挺。
“吱……”一声,插进去大半截,昏昏沉沉的谭靖不由双腿的肉一紧,眉头微促,发出一声“哎……”的呻吟。
还真紧啊!刘局长只感觉鸡巴被谭靖的阴道紧紧夹住。刘局长来回抽动了几下,才把整条粗长鸡巴连根插入,谭靖秀眉微微皱起:“嗯……”发出一声娇腻的呻吟,浑身微微抖了一下。
此时谭靖脚上还穿着黑色的绑带高跟鞋,左腿翘起搭在刘局长的肩头上,右腿支起微微曲在胸前,黑色的内裤挂在右脚脚踝上,黑色的裙子全都卷在腰上。一对雪白的大乳房随着刘局长的抽插在胸前颤动着。那两片肥肥的阴唇,随着刘局长鸡巴向外一拔,擦得粉红的阴唇都向外翻起。

粗硕的鸡巴在谭靖的阴部抽送着,发出“咕唧……咕唧……”的声音。昏睡中的谭靖浑身轻轻颤抖,轻声地呻吟着。
刘局长突然快速地抽插了几下,拔出鸡巴,迅速插到谭靖微微张开的嘴里,一股乳白色的精液急速射进谭靖的口中,射了满满一口,一部分慢慢从嘴角溢出来……
刘局长恋恋不舍地从谭靖嘴里拔出已经疲软了的鸡巴,喘着粗气休息了一会儿。这才转身从里屋拿出一个拍立得照相机。摆弄着谭靖软绵绵的身体,做一些淫荡的姿势拍了十几张照片。
拍完了照片,刘局长这才慢慢全身脱个精光,走到谭靖身边,把她从沙发上抱起来放到休息室的床上,不紧不慢地脱下她的裙子和乳罩。谭靖只穿着黑色的丝袜,仰躺在床上,一对雪白丰满的大乳房在胸前耸立着,即使仰躺着也那么挺。
刘局长光着身子斜躺在谭靖身边,双手不停地抚摸着谭靖全身每个角落,还用舌头在谭靖的身子上一遍一遍舔着。很快谭靖那性感充满诱惑的雪白的肉体就刺激得刘局长鸡巴又硬了起来。
于是刘局长把手伸到谭靖阴部,用手指轻轻梳弄着阴毛,还湿呼呼粘粘的。就又翻身轻压在谭靖身上,双手托在谭靖腿弯处,让谭靖的双腿向两侧屈起抬高,然后拿一枕头垫在谭靖的腰下,让那湿漉漉粘乎乎的阴部向上突起来,深红色肥厚的阴唇此时已微微的分开,刘局长坚硬粗长的鸡巴顶在谭靖两片阴唇中间,“吱……”的一声就又插了进去。
谭靖此时已经快苏醒了,感觉也已经很明显了,在一插进去的时候,屁股竟然向上抬起来了一下。迎合着使刘局长那条粗大的鸡巴这次顺利地一插到底,整条连根没入谭靖的阴户中。
刘局长也知道谭靖快醒了,也不忙着干,他不紧不慢地把谭靖身上仅剩的丝袜从的大腿上脱下,然后用肩头扛起谭靖一条大腿,粗大的鸡巴在谭靖阴道里面慢慢地来回磨动着……
谭靖此时开始慢慢恢复知觉,恍惚中疯狂激烈的做爱,酣畅淋漓的呻吟呐喊,使谭靖恍若梦中。在慢慢醒过来的时候仍然沉浸在如浪潮般的快感中,感觉着那一下一下刻骨铭心摩擦,抽送。“嗯……嗯……”谭靖轻轻的吟唱着,扭动着柔软的腰肢。
猛然地!谭靖感觉出了下身真的有一条很粗很硬滚烫的东西在抽动着。不由一下挣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是自己两条雪白的大腿之间刘局长淫笑着的脸,自己浑身上下寸丝不挂,下身还插着这个眼前这个色迷迷男人那条粗长的东西。
“啊!……”谭靖尖叫一声,一下从刘局长身下滚脱出来,抓起床单遮住自己赤裸的身体。忽又觉着嘴里粘乎乎的,有股腥腥的怪味。嘴角好象也粘着什么,用手擦了一下,是粘乎乎的白色液体。天啊!谭靖一下子知道自己嘴里的是什么了,忍不住一下趴在床边干呕了起来。
“哈哈!哈哈!”刘局长走过去拍了拍谭靖的背:“别吐了,这东西不脏,有营养呢!”
谭靖浑身颤抖着:“别碰我,你这个流氓!我要告你,告你强奸。你……你不是人!”谭靖泪花在眼睛里转动着。
“告我?你想好了?”刘局长毫不在乎地笑了。他走到床头柜前,拿出刚才用拍立得照相机拍的那些照片。“看看这是什么吧!”刘局长拿出两张照片扔在谭靖面前。
天啊!这是何等淫秽的照片啊!谭靖只觉头脑嗡的一下全乱了。照片上的她微闭着眼睛叉开双腿仰躺着,而且嘴里竟然含着一条男人的大鸡巴,嘴角清晰可见流着一股乳白色的精液。
“你……你……”谭靖浑身直抖,又气又惊。一只手指着刘局长,一只手紧紧抓着床单遮住身子。
“别傻了,乖乖让我肏,亏待不了你!你老公的调动没有问题,要不然……”刘局长抖了抖手中的那一叠照片。
“你要不听话,照片到了你丈夫还有你的亲戚朋友手上就不好了。是吧?”刘局长得意地笑道。
“不!……”谭靖羞愤地想去抢照片,刘局长一把搂住了她。“刚才,你也没动静,我干的也不过瘾,这下我们好好玩玩。”一边把谭靖压到了身下,嘴在谭靖脸上一通乱吻。

“你滚……放开我!”谭靖用手推着刘局长,可连她自己也知道推得是多么的软弱无力。
刘局长的手毫不客气地抓住谭靖那对如同熟透了的蜜桃一样的大乳房,揉搓挤捏着,一边低下头去,张口含住了一只乳房,用舌尖轻舔着铜钱般大小的乳晕和深红的乳头,一边用右手食指和拇指捏住谭靖另一只乳头轻轻搓着,捻着……一股股如电流般的刺激冲击着谭靖全身,谭靖忍不住浑身颤栗。不一会谭靖的乳房就给捏弄得又涨又红,乳头也渐渐硬了起来。
“不要啊!……别这样!……嗯!……”谭靖手无力地晃动着,她无力地做着象征式的挣扎和反抗。
刘局长一边用力吮吸着谭靖的乳头,一只手已经缓缓滑下了乳峰,掠过雪白滑腻微微凸起的小腹。梳了几下柔软的阴毛,手就停在了肥嫩的阴唇上,两片肥肥阴唇此时微微敞开着,刘局长手指轻轻掰开阴唇,轻按在娇嫩的阴蒂上,捏弄着,用指甲轻刮着……
“啊!……不要啊!……啊!……”谭靖头一次受到这种强烈的刺激,双腿不由的夹紧了又松开,松开了又夹紧。浑身激烈的颤抖。
玩弄一会儿,刘局长又坚硬如铁了。他一手抬起谭靖一条大腿扛在肩上,一手握住谭靖的一只大奶子,挺着粗长的鸡巴向谭靖的阴道逼近,乌黑的鸡蛋般大小的龟头顶在了谭靖那两片肥厚的湿湿阴唇之间。刘局长腰部用力一挺“吱……吱……”粗长的鸡巴缓缓插了进去……
“啊!……啊!……”谭靖不由呼出声来。只觉得下体被一条粗硕滚烫的劲物充塞得满满的,暖暖得无比受用。虽说这根东西在她身体里出入了好多次,可清醒着的谭靖却刚刚才感受到这强劲的刺激和快感,比丈夫的要粗长很多。谭靖一下张开了嘴,两腿的肌肉一下都绷紧了。
“咕唧……咕唧……”由于谭靖的下身淫水很多,刘局长一开始抽插就发出水滋滋的声音。虽然生过小孩,但谭靖阴道的弹性还是很好,两片肥厚的阴唇紧紧围箍着刘局长的大鸡巴。
刘局长不愧为性交高手,他粗长的鸡巴每一下几乎都插到了谭靖阴道最深处,每插一下,谭靖都禁不住浑身一颤,红唇微启,娇呼一声。
刘局长一口气抽插了四五十下,谭靖浑身已是细汗涔涔,双颊绯红,淫呼不止。一条洁白的大腿搭在刘局长肩头,另一条斜放在床边,伴随着刘局长的抽送来回晃动。
“啊!……哦!……哎呦!……嗯!……”谭靖娇呼不止,刘局长停了一会又开始大起大落地抽插,每次都把鸡巴拔出到阴道口,然后再使劲猛地一下插进去,直插得谭靖阴精四溅,四肢乱颤。刘局长的阴囊啪打在谭靖的屁股上,噼啪、噼啪直响。
谭靖已到了欲仙欲死的痴迷状态,一波又一波强烈的性快感冲击得她不停的呻吟,声音越来越大,喘息越来越重,不时发出无法抑制的娇呼。
“啊!……嗯!……”每一声呻叫都伴随着长长的出气,脸上的肉随着紧一下,仿佛是痛苦,又仿佛是享受。那种美妙的滋味令谭靖浑然忘我。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谭靖已经无法抑制自己,一连串不停地大声淫叫。刘局长只感觉到谭靖阴道一阵阵的强烈的收缩,每插到深处,就感觉到谭靖暖呼呼的子宫里,像有只小嘴要把龟头含住吸一样。
谭靖阴道里的一股股淫水源源不断地渗出,随着鸡巴的拔出顺着屁股沟流到了床单上,已湿了一大片。谭靖一对丰满的乳房向浪一样在胸前涌动,深红的乳头如同雪山上的雪莲一样摇弋,舞动。
高潮来了又去了,谭靖早已忘了一切,只希望那条粗长的鸡巴用力用力地抽自己。她疯狂地扭动着雪白丰满的肉体,迎合着刘局长一波又波猛烈的抽插。
刘局长又快速插了几下,忽地把谭靖腿放下,鸡巴“嗖……”一下全拔了出来。
“啊!别!……别拔出来啊!”谭靖做梦也想不到自己会说出这样不要脸的话。此时被性交快乐冲昏了头的谭靖已是顾不了这些了,竟还伸手去抓刘局长那条带给她无比快乐沾满淫液的大鸡巴……
“骚货!不过瘾是吗?趴下!”刘局长用手拍了一下谭靖雪白的肉臀。“没想到你还真淫!今天老子让你过足瘾!”

谭靖此刻被欲火烧得几乎疯狂,她顺从地跪趴在床上,还着急地高高抬起自己雪白肥大的肉臀,渴望着那条粗硕滚烫的大鸡巴快快塞回自己体内……
刘局长把谭靖跪着的双腿向两边一分,双手按在谭靖那白花花的大肉臀上,如揉面团般一阵用力揉捏,直把谭靖雪白的肉臀揉得发红。还意犹未尽地用手掌“啪啪……啪啪”击打着谭靖雪白肥厚的肉臀。
那根惹火粗硕劲物迟迟还不插入,谭靖只觉浑身似被抽空一般,难受得几欲昏死过去。她语无伦次地浪叫着。
“快啊!……快插啊!……插进来啊!……”谭靖淫浪地叫唤着,扭动着蛮腰,拼命使劲抬着自己雪白的大屁股。
刘局长双手掰开谭靖两片雪白的肉臀,中间的浅褐色的肛门和两片湿漉漉的阴唇清晰可见。谭靖阴户里泛滥的淫汁,正沿着两条白白的大腿源源不断地流到床单上……刘局长手持鸡巴,顶在谭靖那已湿得不成样了的阴户上,还没等他用力插,谭靖已是急不可待地扭腰抬臀,配合着把他的大鸡巴吞入自己阴道里。
“好你个骚浪货!让我好好干干你!”刘局长挺腰一阵猛烈抽送,身体撞在谭靖肥大肉臀上“啪……啪……”直响。
“哎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谭靖被这另一个角度的进入冲击的差点趴下。刘局长双手伸到谭靖身下,握住谭靖软绵绵的大乳房,象挤牛奶似的使劲挤捏着。由于谭靖刚生小孩不久,饱涨的乳房经此翻强烈的挤捏,竟真的给挤出奶水来。乳白色的奶水不停地被挤出滴在床单上,还有下体不断流出淫液。
鸡巴快速有力地抽插,两人的肉撞到一起啪啪直响。谭靖上气不接下气的娇喘呻吟,夹杂着一两声长长的高呼。终于刘局长在谭靖又一次到达高潮时,在谭靖阴道一阵阵强烈收缩下把一股股滚烫的精液射入了谭靖的子宫里。谭靖浑身不停的颤抖着,感受着那如触电般颤栗令人酥软的快感……
谭靖软绵绵地趴在床上,一动也不想动了。刘局长抽出他那条已经疲软上面沾满精液的鸡巴,一股乳白色的精液缓缓从谭靖微微红肿的阴唇间流出。
第二天,刘局长又给谭靖打电话,叫她送铁辉的二寸彩色免冠照到局里去。
谭靖提前一节课离开学校,到了市局,心情复杂的敲响了刘局长的办公室门,刚一开门,刘局长一见面便毫不客气的一把把谭靖拉到怀里。
“你干什么呀!……放开……”谭靖拼命挣脱出来,这才发觉刘局长后面还跟一个中年男人,这男人长得斯斯文文,戴一副金丝眼镜,手里还提着一个黑色手提箱。
“哦!忘了介绍,这是局里主管人事的冯科长!你老公的调动冯科长没少出力”刘局长大大咧咧毫不在乎地给谭靖介绍道。
“哥们!这就是我跟你提起过的小谭。大王镇派出所的铁辉老婆,怎么样?”刘局长边说朝谭靖坏笑着。
“你好!我叫冯科长。”中年男人大大方方的自我介绍着,并向谭靖伸出手,谭靖红着脸尴尬地和他握了握手。
“你们坐!”谭靖紧张得有点不知所措,特别是那个叫冯科长的男人,刚才握手时看她那种色眯眯的眼神。。。。。。
“照片我带来了!”谭靖把照片递给了刘局长,刘局长随手递给冯科长。
“嘿嘿!好,小谭。你老公的事,就包在我和冯科长身上了,我们今天专程找你来玩的哦。”刘局长坏笑着走到谭靖身边。
“玩!……玩什么?……”谭靖呐呐说着,一脸茫然。
“玩我们那天玩的啊!那天我们不是玩得很爽吗?”刘局长从后面一下抱住谭靖。
“你……你……放开我!”谭靖被他羞得面红耳赤,奋力挣脱着。心中暗道:这刘局长也太色胆包天了,这可是在办公室呀,而且还有个陌生男人在。
那个叫冯科长的男人边笑眯眯地看着,边从黑色手提包里掏出来一个微型录放机,按下放音键放了起来。
“啊!……哎呦!……啊!”声音虽然有点不清楚,但确实是谭靖的浪叫声,只听得谭靖双颊绯红,心荡神驰。
“小谭,又不是第一次了,你就别装淑女了。”冯科长边笑嘻嘻地说着:“我哥们一直跟我说你很辣,今天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啊!我们好好玩玩吧。”

谭靖今天穿的是白色的紧身针织衬衫,美丽丰腴乳房被衬衫紧裹着,露出美妙的弧型,下身穿卡其色的窄窄短裙,露出半截雪白的大腿,穿着肉色的长筒袜,让刘局长、冯科长看得口水几乎都下来了。
“你们想干什么!……不行啊!……放开我!”谭靖大声抗议着,看来他们是想在办公室…………而且还两个男人人一起…………想到这,谭靖更是羞得满脸通红,芳心大乱。
“配合点吧?小谭,那天我们不是玩得很舒服吗?”刘局长的嘴靠在谭靖的耳边,轻轻地温柔的说:“今天,我们会让你更舒服……更爽!”
刘局长说着一屁股坐在办公椅上,顺手一拉把谭靖拉到自己怀里,坐在自己的大腿上。
“小谭,昨天晚上有没有想我啊?”刘局长说着,同时双手在谭靖浑身上下摸来摸去。
“没有啦!……不要啊!……”谭靖强忍着,抗拒着刘局长的双手沿着双腿往上摸…………刘局长这边也不着急,他把嘴靠在谭靖的耳朵旁边,一边对里头吹着气,一边用手轻轻拉起谭靖的白色毛衣,隔着胸罩捏弄着谭靖的大乳房。
这边冯科长也开始行动了,他蹲坐在谭靖的身前,脱下谭靖的高跟鞋,从小腿隔着丝袜开始缓缓往上抚摸,直摸到谭靖的大腿跟部,然后拉住丝袜慢慢的往下脱。一边脱,还一边把嘴唇凑到谭靖雪白的大腿上舔着,脱下来后,他竟捧起了谭靖纤细的脚,仔仔细细地用舌头舔了起来。
“啊!……不!……要啊!……”谭靖简直无法抗拒脚底传来那阵阵的麻痒感觉,身后的刘局长这时候也把舌头伸进了谭靖的耳朵里,谭靖的毛衣已经被刘局长拉到乳房上面,胸罩也被刘局长拉到乳房上缘,坚挺硕大的豪乳跳了出来,刘局长左手环抱着谭靖的纤腰,右手手指在谭靖雪白的大乳房上轻轻划着圈圈,却就是不去碰她的乳头。
“小谭,放轻松点,今天让你玩得比上次更爽哦!”刘局长说完,那灵活的舌头已经又伸入谭靖的耳朵中搅弄,两个男人两双手两条舌头,都在谭靖美丽的胴体上熟练的游来走去,搜寻着谭靖全身上下的每一处敏感带。他们玩女人老练的手法,敏感的谭靖哪里受得了,虽然脑子里一直想着“不行!不要!”可是身体却不由自主的对男人的挑逗发生回应。
“嗯!……啊!……唔!……”谭靖被逗得浑身发热,两手抓住椅子的扶手,微张的红唇吐出阵阵的热气和呻吟声。刘局长的肉棒也开始慢慢勃起,顶在谭靖的股沟上,让她心痒难熬。经过十几分钟的挑逗,冯科长开始脱谭靖的内裤,内裤底侧湿漉漉的全是谭靖的淫水,冯科长把内裤拿到谭靖俏丽的鼻子前面,让谭靖闻自己内裤的骚味,还挑逗她说:“小谭,你好淫、好多水哦,闻闻看……内裤全湿了呀!”
“嗯!……不!……不要啦!”谭靖羞涩地躲闪着自己的内裤,这时刘局长的手已伸到了谭靖的的屄口,用两根手指抚弄谭靖的阴蒂,只见手指在谭靖的屄口熟练地游进游出,上下拨弄……
谭靖的阴蒂早就充血膨胀,刘局长的手指头一摸上来,谭靖顿时全身麻麻的,软软的瘫在刘局长身上,两条洁白的玉腿张得开开的,配合着刘局长的动作,刘局长转过谭靖的头,熟练的和谭靖亲吻,谭靖也热情的回应着,两人的舌头交缠在一起。
冯科长也没闲着,刘局长搓弄了一阵后,这回到冯科长了,只见他就把头埋进谭靖的双腿之间,伸出灵巧的舌头对准谭靖的阴户舔了起来,他一下用舌尖挑逗着谭靖的阴核,一下子把舌头伸进谭靖柔嫩多汁的蜜穴中探索,一下把嘴贴着谭靖的阴户吸吮着淫水,后来更把谭靖的阴核含在口中又吸又舔又啃的。而刘局长一边和谭靖热吻着,两手也时轻时重的搓揉着谭靖一对雪白大乳…………
“哦!……啊!……哎哟!……不要了!……人家……人家要……被弄死了啊……”在两个男人的联手攻击下,谭靖的身体做出激烈的回应,白色的衬衫被她脱下甩到一旁,水蛇般的腰肢疯狂地扭动,圆圆白白的大肉臀向前贴着冯科长的脸,大量的淫水随着高潮渐渐从深红色的肥穴中流出,冯科长的脸被淫水弄的湿淋淋的,但还是不停的吸着谭靖的阴唇,弄啧啧作响。

“小谭姐,舒不舒服啊?”刘局长问着谭靖。谭靖羞红着脸点了点头,眼前这两个人确实是玩弄女人的一把高手,光是前戏就把谭靖弄得欲仙欲死了。
“小谭,你看你流的水,弄得我满脸都是啊!你好淫荡哦!小谭。”冯科长调戏地问着谭靖。
“哪有啊!你……你乱说……”谭靖嘴上否认着,内心羞得无地自容。说实话自从上次和刘局长做爱以后,谭靖确实有点怀念那直冲脑髓的快感,这是她从来没有过的感觉,给她莫大的满足和享受,所以这次她的反抗也就是做做样子而已。什麽贞操、矜持,被这俩家伙玩得欲火焚身的谭靖,现在只想疯狂地做爱。
“小谭,现在想了吗?”刘局长凑在谭靖的耳边轻轻问:“想得话我把大肉棒插进去了哦?很爽哦!”
“嗯!……”谭靖娇哼一声,羞得双颊绯红撇过头去。
两男人相视一笑,谭靖那娇羞媚态更惹得他们欲火高涨。刘局长飞快地解开裤子,露出粗黑硕大的阴茎,他引导着谭靖背对着自己坐下来,谭靖从来没这么做过,刘局长托着谭靖雪白的肥大臀部,龟头在谭靖湿淋淋的阴户上摩擦着,弄得谭靖搔痒难耐,前一次被刘局长插入的感觉又从记忆里醒过来。
刘局长慢慢的把谭靖的屁股放下,粗大的鸡巴一寸寸的插入谭靖又窄又湿的屄中,谭靖微闭着双眼,眉头紧促,娇喘连连,感受着那条粗硕的热物缓缓塞进自己体内,脸上表情也不知是难受还是享受。
这时候,冯科长不知何时已从手提包中拿出预藏的数码摄影机,将镜头对准两人交合的部位,站在旁边拍摄着谭靖被刘局长插入的镜头。
“哦!……啊!……”谭靖长呼着,她感觉到刘局长那刺刺的阴毛,扎在屁股上痒痒的感觉,屁股也坐实在刘局长的腿上,火热的大鸡巴深深地插入自己的体内,肥嫩的穴肉紧紧的包住又硬又热的粗黑肉棒,鸡巴火烫的脉动透过从蜜穴直传到脑部,谭靖忍不住发出淫荡的呻吟声。对一旁冯科长正在拍摄自己交合的举动,竟然浑然不觉。
“爽吗?小谭。”刘局长低沉的声音又在谭靖的耳边响起,谭靖转头看了看这个满脸淫笑,令自己又爱又痛的男人,觉得此刻充满魅力,尤其是当刘局长托着自己的腰,开始往上挺进的时候,谭靖觉得自己爱死这个男人了,她呼呼的喘着气,双手扶着扶手,配合着刘局长的动作,上下套弄着刘局长的大肉棒,还不时回头和刘局长长吻。
“啊!……不要啊!……啊!……不要啊!……”夹杂着浪叫的呻吟,谭靖忘情娇呼着,刘局长双手绕过谭靖的膝窝,将谭靖的双脚高高的抬起,向两边分开,那深红色的的阴穴露了出来,同时巨炮有力的向上轰着,这淫荡的一幕完全被冯科长的摄影机清楚地记录下来,但沉浸在疯狂性爱中的谭靖却还浑然不觉,纵情的呻吟着,扭动着,被刘局长的大肉棒和高超的性技巧完全操纵着,随着刘局长的抽插,发出一声声无法抑制的淫呼。
“爽吗?小谭,换个姿势吧?”刘局长说着把谭靖放下,推倒在地毯上,谭靖顺从地跪趴在地毯上,翘起雪白肥大的屁股。
“让我从后面插插你!好吗?”刘局长一边说着,一边展开从后面的抽插。他用手拍拍谭靖那两片雪白的大肉臀,然后双手扶着谭靖的蛮腰,粗长硕大的鸡巴从后面狠命插了进去,下腹部撞到谭靖的肥白的肉臀发出啪、啪、啪的响声。
“哦!……啊!……啊!……不行了……啊!……”谭靖发出一声声近似疯狂的荡叫。激烈的上下甩着头,满头乌黑的秀发飞散着,绯红娇艳的脸庞一幅淫荡的表情,到达极乐顶点的她不顾一切的放声浪叫着,屄更是不停的收缩收缩,紧夹火热火热的肉棒。
刘局长也呼呼地喘着粗气,狠命用力地往前去顶去插。在一旁摄影的冯科长再也忍不住了,三下两下脱下裤子,露出和刘局长一样粗大的鸡巴来,手持着摄影机走向前去,把粗大的肉棒挺到谭靖的面前。
“来呀!小谭,这里还有一条哦!”冯科长一手抓住谭靖的头发,一手把自己那条已是青筋暴凸热得发烫的肉棒强塞进谭靖的嘴巴里。

谭靖这时候才发现冯科长手上的摄影机,但是已经来不及了,冯科长粗大火热的鸡巴直顶到她的喉头,让她连呼吸都困难,而刘局长这边也配合着冯科长的动作,用大肉棒猛烈快速地抽插谭靖的阴户,使谭靖无暇顾及其它,只被那一波又一波的快感完全冲晕。
谭靖上下被两条粗大的鸡巴插着,两个男人同时干着这位娇艳性感的少妇。正处在高潮的谭靖不停的颤抖着,由于口中塞着一条鸡巴,只能发出呜、呜的呻吟,迷茫的媚眼对着冯科长的镜头,强烈的性快感使她进入了欲仙欲死的痴迷状态。
“嗷!小谭,淫货!我要射了!啊!。。哦!……”刘局长猛力向前一顶,把鸡巴插进谭靖的子宫最深处,充满活力滚烫的精液激射到子宫壁上,谭靖被这么一射,浑身一阵酥软,只觉得天旋地转,几乎要昏了过去,要不是被前后两根肉棒插顶着,她一定会瘫软在地毯上的。
“伙计!换过来肏!”两男人丝毫不给谭靖喘息的时间,马上交换了位置。刘局长把射完精后疲软的鸡巴从谭靖的阴穴中抽出,冯科长则迅速把鸡巴从谭靖口中拔出,挺在谭靖那粘满淫液湿得一塌糊涂的淫穴前,对准谭靖的肥穴用力狠狠插进去。
“啊!……不行了!我……啊!……啊!……”不顾谭靖的呼叫,刘局长捏着谭靖的鼻子,逼她张开嘴巴,同时把沾满精液和谭靖下体淫汁的,已是的疲软鸡巴塞进了谭靖口中。
“唔!……唔!……”谭靖疯狂的张着口,把刘局长软绵绵的鸡巴连阴囊一同含入口中,塞了满满一口。粘乎乎的白色精液糊得谭靖脸颊,嘴巴到处都是,一些还从她的嘴角不停流下来…………
冯科长使劲狠命地抽插着,粗黑硕长的大肉棒在深红潮湿的肥穴中插着,谭靖肥厚粉红的淫穴被激烈的抽插翻进又翻出,大量的淫水不停的流啊流啊。由于口中被鸡巴塞得满满的只能发出“唔……唔……”的呻吟。而下面则被抽插得“咕唧……咕唧……”直响。
“小谭淫水真多,够淫!爽吧?”刘局长洋洋得意的对冯科长说着。
“是呀!够爽!”冯科长边说边用手掌用力拍打谭靖洁白的大屁股,噼啪、噼啪直响,鸡巴也加快了抽插的速度。此时的谭靖正完全沉浸在性交的快感中,雪白的身体满是汗水,淫荡的汁液沿着丰满的两条白腿不断地流到地毯上……
“嗷!……”冯科长一声低吼,火热的精液咻咻开始射进谭靖不停收缩的子宫内。谭靖只觉的浑身又一次如触电般,被激射得全身酥软无力,软绵绵的瘫倒在冯科长怀里。刘局长的鸡巴随之也从她口中滑出……
“哎!……哎!……”这回谭靖连呻吟的力气都没有了……
三天后铁辉就接到市局的调令,当天晚上就赶回家里,纳闷的问妻子:“我啥关系也没有,咋会轮到我呢?”
谭靖心里苦苦的,但是又不能让丈夫知道这纸调令是自己用肉体换来的,她说:“可能是你业绩突出吧!听说这次市局是经过严格的考核、评估才决定的!”
“那也应该提前找我谈话的啊!”
“你太敦厚了,不善于言辞,可能领导就没有找你谈吧!”
“谈话是程序的,不可能少啊!”
谭靖心烦的吼道:“你哪那么多问题?你是不是不愿意回来?是不是不愿意天天看到我们娘俩啊?不愿意就去找领导回你的农村去!想调回来的人,想进重案组的人有的是!”
“你看你,我不就是说说吗?你火什么?”他那里知道老婆受的委屈啊。


上一篇:妻子还是别人的好[作者:不详] 下一篇:【英語老師的洞房花燭夜】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