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车子上了嫂嫂

.

我与嫂嫂有如乾材烈火,除了假日大哥回台北之外,几乎天天腻在一起做爱,无论在客厅、卧室、浴室、、、甚至在厨房,我们都可以做爱!嫂嫂也特意在家时穿着薄纱睡衣,经常不穿内衣内裤,以配合我随时的需要!
  有一个星期天,大哥约了一个朋友回台北,并提议大家一起到郊区BBQ,大哥驾车,因为後坐位两边已摆满BBQ用品和食物,只剩下一个半空位,所以嫂嫂叫大哥的朋友坐前坐位,她对我说:「我用你的大腿做人肉座椅,有没有问题啊?」我忙说:「没有,没有」。(内心感到十分喜悦,我与嫂嫂虽然经常在家中做爱,但在车中、郊外还没做过呢!我当然千百个愿意!,特别是嫂嫂这样的大美人,她全身都散发着成熟,娇媚.诱人的味道,在车中另有一番的迷人!)
  大哥:「不要坐坏可杰呀。」
  嫂嫂:「才不会呢....可杰┅可┅.?哈哈....」
  嫂嫂今天穿了浅篮色的连身裙,雪白而修长的脚指上涂了可爱的浅淡粉红色指甲油踏在高跟凉鞋上。雪白诱人、又浑圆的美臀和长腿紧贴在我的双腿上,多诱人啊!真想将曲线优美的玉腿,用舌头在洁白细长的玉趾上一根根的舔舐、吸吮,一路沿着直吻和舔舐上去。想着的时候,我心跳开始加速,肉棒亦开始充血、胀大,不受控制地从短裤头慢慢伸出。嫂嫂和在前座的大哥的朋友谈天说地,并没有发现我的异常反应。
  突然,车子急停,嫂嫂全身向前跌再向後靠,左手向前按、右手向後抓、刚抓在我的肉棒上,嫂嫂秀美娇艳的小脸立刻羞得通红,我感到十分羞愧,但嫂嫂柔软的手掌握住我的肉棒,充满刺激感,嫂嫂那种销魂蚀骨的神情真是勾魂摄魄,令我差点感到一股热流想在肉棒深处涌出。
  嫂嫂好像没事发生一样,继续坐在我的腿上,每当停车,她鼓出的阴部都来回地撞在我的肉棒上,前後摩擦,望着嫂嫂粉嫩的肌肤呈淡红色,曲线优美、柔若无骨的胴体正散发着如同春药般诱人的体香,我已经欲火焚身,胯下之大肉棒早已胀硬如铁,我伸出手摸在嫂嫂雪白诱人、又浑圆的美臀和长腿上,手触摸到的是细致滑腻、香喷喷又如羊脂般娇嫩的香肤,双手不停地在的美腿上来回抚摸那双修长的美腿,嫂嫂虽然仍和大哥的朋友和大哥交着,但见她俏脸酡红,媚眸半闭,樱唇微张。还感到她肉洞中不断有淫水渗出,我将腹下硬梆梆的肉棒,隔着嫂嫂的内裤不断顶着,让嫂嫂全身颤抖不已。
  在这种紧张的状态之下,让我特别觉得兴奋,我也到了发射的边缘,就在此时,肉棒突猛的一阵颤动,喷出大量热滚滚的精液,射在嫂嫂的内裤上。终於到达目的地,嫂嫂在下车时,给了一样东西在我的手中,还幽幽的说:「你阿,连这种场合都要,还弄污了我的衣物呢....不要有下次啦!在家里有的是机会┅.!」就匆忙忙地走了。看着手中的是沾满精液和嫂嫂淫水的紫色小内裤,感到香艳、刺激、兴奋,与家中的最做爱感觉又大不相同!。
  我们开始BBQ後,嫂嫂还和我有笑有说,但眼神总避开我,当我望着她,她会不其然地望向地下或立刻和大哥的朋友交谈。
  这时嫂嫂刚烧完两条香肠,一条给大哥的朋友、一条给大哥。
  大哥:「这条涂了沙拉酱,不要啦,给可杰吧,他喜欢吃沙拉酱。」
  我望着嫂嫂手拿着涂满白色沙拉酱的香肠,想到在家中做爱时嫂嫂轻咬着我的阴茎的画面,立时面红耳赤,神游他方。嫂嫂亦发觉我的异样,即时像喝了酒一般,脸羞得通红。
  嫂嫂低声说:「吃啦,想什麽啦,┅.像你呀....」
  脑海盘旋着(像你呀、像你呀....)小弟弟又不受控制地胀大。
  嫂嫂立有所觉地望了我小腹一眼,双脸变得更加酡红、娇媚、娇艳。
  啐了一口说:「不正经!」
  不知是说我或是小弟弟不正经呢?┅┅
  傍晚,准备回程,大哥的朋友可能因为玩得太累,一上车就在前座呼呼大睡。我坐在後座的中间位,嫂嫂坐在我的右手旁。我担心自己无法克制,就像木头一般,不敢乱动。我和嫂嫂都无言以对,一片死静。
  窗外,突然下起大雨,雷声大晌。所有的街灯都在一刹哪熄掉,只剩下车头微弱的灯光。
  大哥:「搅什麽呀,前面的路很难开呀,不要和我说话、我要专心驾驶┅唉,车内的灯还未维修。」
  车内只剩下表板反影的微弱光线。
  大哥:「老婆,我想听听王杰的歌,奶绐我弄吧。」
  嫂嫂:「好呀。」
  嫂嫂上半身爬在前座位椅背上,找大哥想要的歌曲。微弱的光线下,看到嫂嫂的裙子向上翻起。突然、我的鼻子好像有两行血涌出,原来┅原来嫂嫂裙是真空的,她的小内裤在我的口袋中,
  嫂嫂漂亮的阴户又毫无保留地呈现在我的眼底,虽然在家中已不知看过多少次,但是在车中我看着嫂嫂那圣洁、胀鼓鼓、被乌柔细长的毛发覆盖的阴户上,小弟弟立刻又怒奋而出,胀硬如铁。雪白诱人、又浑圆的美臀和美腿只在我不到半尺的距离摇晃,嫂嫂那肥美娇嫩的花瓣,像是向着我招手。我的理智再一次全失守,即使大哥就在前座,我依然带着紧张、与奋的心情,将头向粉红、美丽、又像紧紧一条粉红色线的阴户进发。嫂嫂感到有些暖气喷在自己的阴户上,立想起自己没穿内裤,刚打算回座位整理,但在一秒之间,突觉有一条暧暧滑滑的舌头侵占入自已的阴户。
  嫂嫂惊慌地叫:「啊..」
  大哥说:「老婆,奶没事吧?」
  嫂嫂:「没┅没事,只┅只是像见到只蚊子。」
  我忍不住埋首在嫂嫂两腿之间,伸出我粗大的舌头轻刮带舔去搅弄那两片肥美的花瓣和已经充血变硬的肉芽,又用嘴狂吸猛吮。幸运地,四周部是雨声、雷声、和车的音乐声。掩盖了水花四溅的靡靡之音。嫂嫂满脸醉红,银牙咬碎(原┅原来在别人之前,这种刺激不仅兴奋又很舒服、又┅不知怎形容┅呀!)
  嫂嫂汹涌而出的花蜜,全绐我吮吃,我好像十天无没喝水一般。我觉得水花四溅的花蜜都是甜甜暖嗳的,乳白色透明的淫液弄得我满脸满嘴都是。
  我的小弟弟胀得很酸,静静地将裤子退到一半,胀硬如铁的肉棒终於得到释放,从裤子弹出。一面舔舐着嫂嫂、一面套弄着肉棒。
  大哥:「老婆,找了这麽久,不用找了。」
  嫂嫂幽幽地说:「再┅找一会吧┅」
  嫂嫂一副欲罢不能的模样,我好像接收到嫂嫂勉励的意思,继续努力地舔舐。手的套弄,已不能满足我的欲火。我将穿在嫂嫂正在摇晃的美腿上的高跟凉鞋退掉,见到一双雪白、柔软的脚掌心和胀卜卜的指头呈现眼前。将它们代替我的手,用来上下套弄,一阵一阵的快感汹涌而上,超爽呀!
  大哥:「老婆,奶这个姿势找,都搞得满面通红了,不要再找啦。」
  嫂嫂:「哦...」
  嫂嫂:「可杰,扶我回座位吧。」
  我依依不舍地放开嫂嫂那美丽、可爱雪白的脚掌,收回正在努力的舌头,双手紧扶着嫂嫂的纤腰,
  在嫂嫂身体向下移的时候,双手突然发力向下拉,嫂嫂顿然失了重心,身体改由我双手导航。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铁上干我妈

评论